古人崇玉的本元是對磨製技術的崇拜,從制玉和占卜來看,此時的神是磨製技術。所以中華龍是青玉(不是白玉),中國人歷來崇古。

古人崇玉的本元是對磨製技術的崇拜,從制玉和占卜來看,此時的神是磨製技術。所以中華龍是青玉(不是白玉),中國人歷來崇古。

古人崇拜神是通過形(如龍)實現的,選玉做神器源於玉易打磨(軟,韌)和量大(易得尤其得大塊)。草原人崇青玉(紅山文化是牧業文化青與水文化龍的結合,黃帝就是遊牧部落)。

從制玉和占卜來看,此時的神是磨製技術。

草原人崇青玉(紅山文化是牧業文化青與水文化龍的結合,黃帝就是遊牧部落),漢人崇白<水文化的另一種>玉(是神<崑崙神山多雪>文化的結合,崇白玉多在孔子之後,孔子之前崇玉不分色。

中華龍以及紅山玉都是岫玉,中華龍是青玉是因爲青玉量大容易得到,岫玉軟易磨製,岫玉韌性好磨製薄不易斷。和田玉是岫玉的替代品(建立在更高超的磨製技術之上),白玉的崇拜是孔子提出的,到漢朝尊儒時達到高峯。

先青玉後白玉,玉爲天地之精(玉產在高山上,是天地之氣的交匯處,泰山之頂,巫山之頂都是地氣雲與天氣雨雪的交匯處水雪),是對星之白與星之光(精→氣→靈→神(魄魂)→活<同日本的插花>生命)的嚮往,現實中爲水雪冰

金縷玉衣,玉組件,玉牀,玉被,玉掛件,佩玉都是神護人受侵犯的期望。王族用玉是王奪巫神權的表現。

漢時云爲地氣,雨雪爲天氣。氣爲物,氣爲神。巫山,泰山,崑崙山雲雨雪交江之外,神之住所。

紅山軟玉源於岫玉,也有可能來自貝加爾湖。和田玉進入中原是自商周之後。

農業社會重白玉(很晚,是玉文化複雜化與稀缺性的表達)白玉爲天神之形雪(把雨用器皿固定起來)或冰。如內蒙草原的春水(初春雪水覆在冰面上的白色,崇春是對生髮的嚮往)玉,

遊牧與漁獵族重青玉(這是最原始的崇拜):青玉爲天神之形雨彙集成的湖水(在草原上和大山中湖水和河水合礦物不同而呈青色<藍色的優化>,紅山中國青龍出自草原與山林結合的山區,水是深色的,且水對遊牧族非常珍貴,玉龍<龍善生於水>印象徵能得心應手掌握水)。如內蒙古秋山(初秋深色草,那裏的草原沒有樹,崇秋是對豐收的嚮往)玉都是青玉(發源於草原的中國人喜歡青玉可能跟水和草原都有關係)。

商人崇白(白玉或太陽)。紂死在王堆中。天神爲玉(有可能通假雨,後補了雪),地神爲雲,氣神爲北斗。

周人崇玄(黑),黑即夜晚陰曆(星曆與月曆)。

農業社會爲什麼崇拜玉,星爲天地之精(玉產在高山上,是天地之氣的交匯處,泰山之頂,巫山之頂都是地氣雲與天氣雨雪的交匯處),是對星之白與星之光(精→氣→靈→神(魄魂)→活<同日本的插花>生命)的嚮往,現實中爲雪,長久保存者爲玉。結構羅卜論,雪花論。陰(玉中的石英)陽(玉中的氧化鈣)相合生溫潤。

椐《山海經》中多處記載,高處多玉,故此玉應指雪。

玉品:上品爲積小雪(粿粒均勻且無水),中品爲積鵝毛大雪(間氣間隙大,雪塊大),下品爲春水中之融雪(水多雪粒大)。

玉品:上品爲地中生水羅卜,水大基本無花,中品爲保鮮羅卜,水多花小,下品爲糖羅卜失水花大,基本全白。

上古遺址中多石英,瑪瑙,岫玉,獨山玉等寶石都以白色爲主。

紅山玉龍是青玉,當時已棄白求光澤,對玉的材質範圍已擴大。發現了白玉龍,白玉塊大的很少,說明當時也是因重白玉而附帶用青玉。

紅山,凌家灘,良諸都是以岫玉爲主,硬度低易加工。

周穆王西遊漢人始記和田玉,當時應注重白玉。

孔子崇古,重白王。後儒學興起,玉成爲文化的象徵。

春秋時已重視從聲音上去分辯和田玉,和田玉硬度高於岫玉,聲音清越,製成樂器,樂器在古代是等級的標誌。

卞和發現的氏壁(拉長石、月光石),白色似星光,並有出彩。秦始皇製成玉璽。拉長石和于田料都有藍色調。

漢時極度重視玉,呂后玉章爲和田白玉。自此和田玉成爲權力和等級的象徵。

認同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