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 Mental health

精神健康 Mental health

本文的引言部分沒有充分總結其內容的重點。請考慮擴大線索以提供對本文所有重要方面的易於訪問的概述。

心理健康的概念圖

心理健康是水平的心理 幸福感或不存在的精神疾病。這是某人“在令人滿意的情緒和行爲調節水平下工作”的狀態。從積極心理學或整體主義的角度來看,心理健康可能包括個人享受生活的能力,以及在生活活動和實現心理彈性的努力之間建立平衡的能力。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心理健康包括“主觀幸福感,自我效能感,自主性,能力,世代相依,自我實現智力和情感潛能等”。世衛組織進一步指出,個人的福祉包含在個人能力的實現,應對生活的正常壓力,生產性工作以及對社區的貢獻中。 文化差異,主觀評估和競爭性專業理論都影響人們對“心理健康”的定義。

根據《英國外科醫生日報》(1999年),心理健康是心理功能的成功表現,它可以促進生產活動,與他人建立關係並提供適應變化和應對逆境的能力。精神疾病一詞統指所有可診斷的精神疾病,即以與困擾或功能障礙相關的思維,情緒或行爲改變爲特徵的健康狀況。 精神健康和精神疾病是兩個連續的概念。擁有最佳心理健康的人也可能患有精神疾病,沒有精神疾病的人也可能患有精神疾病。

由於壓力,孤獨,沮喪,焦慮,人際關係問題,親人死亡,自殺念頭,悲傷,成癮,多動症,自殘,各種情緒障礙或其他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可能會導致心理健康問題,例如以及學習障礙。 治療師,精神病醫生,心理學家,社會工作者,執業護士或家庭醫生可以通過治療,諮詢或藥物治療幫助管理精神疾病。

另請參閱:精神疾病史

在19世紀中葉,威廉·斯威瑟(William Sweetser)率先使用了“ 心理衛生 ”一詞,該術語被視爲當代致力於促進積極的心理健康的方法的前身。 艾薩克·雷,第四任總統中的美國精神病學協會和它的創始人之一,進一步明確精神衛生作爲“藝術保持頭腦對計算的所有事件和影響,惡化其品質,妨害它的能量,或改變其運動”。

Dorothea Dix(1802-1887)是“心理衛生”運動發展的重要人物。Dix是一名學校老師,他致力於幫助精神障礙患者並揭露他們所處的不合格條件。這被稱爲“精神衛生運動”。在這場運動之前,受精神疾病影響的人們常常被人忽視,常常被孤立地生活在可悲的環境中,沒有足夠的衣服。 Dix的努力導致精神衛生機構中的患者人數增加,這導致這些患者受到較少的關注和護理,因爲這些機構的人員不足。

埃米爾·克雷佩林(Emil Kraepelin)於1896年開發了精神疾病分類法,該分類法在該領域佔據了將近80年的歷史。後來,對提出的異常疾病模型進行了分析,並認爲正常性與定義組的物理,地理和文化方面有關。[ 需要引用 ]

在20世紀初,克利福德比爾斯成立了“心理健康美-全國委員會精神衛生”,他的賬目公佈在幾個病人後瘋人院,一記發現自己,在1908年 ,打開美國第一家門診心理健康診所。

與社會衛生運動有關的精神衛生運動有時與崇尚優生和絕育的人們有關,認爲優生和絕育被認爲是精神上的不足,無法幫助他們從事生產性工作和滿足家庭生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幾年中,由於“精神健康”一詞從治療疾病到預防和促進醫療保健的積極方面,逐漸被術語“精神健康”所取代。

瑪麗·賈霍達(Marie Jahoda)描述了六個主要的基本類別,可用於對心理健康的個人進行分類。這些包括:對自我的積極態度,個人成長,融合,自主,對現實的真實理解以及對環境的掌握,其中包括適應能力和健康的人際關係。

精神疾病比癌症,糖尿病或心臟病更常見。18歲以上的美國人中,有超過26%符合患有精神疾病的標準。一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報告估計精神病的近2.5萬億$全球成本(三分之二間接費用),2010年預計增長到超過6萬億$ 2030

世衛組織的證據表明,世界上將近一半的人口受到精神疾病的影響,從而影響他們的自尊,關係和日常生活中的功能。個人的情緒健康會影響他們的身體健康。精神健康不佳會導致諸如藥物濫用之類的問題。

良好的心理健康可以改善生活質量,而不良的心理健康會使生活質量惡化。理查茲(Richards),坎帕尼亞(Campania)和繆斯·伯克(Muse-Burke)表示:“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情感能力與親社會行爲有關,例如壓力管理和身體健康。” 他們的研究還得出結論,缺乏情感表達的人傾向於反社會行爲(例如,濫用藥物和酒精,身體打架,故意破壞),這直接反映了他們的心理健康和壓抑的情緒。患有精神疾病的成人和兒童可能會受到社會的污名化,這可能會加劇這一問題。

心理健康

心理健康可以看作是一個不穩定的連續體,其中一個人的心理健康可能具有許多不同的可能價值。 心理健康通常被視爲一種積極屬性,即使該人沒有任何被診斷出的心理健康狀況。精神健康的定義強調了情感幸福感,過上充實而富有創造力的生活的能力以及應對生活中不可避免的挑戰的靈活性。一些討論是根據滿足感或幸福來進行的。許多治療系統和自助書籍都提供了擁護方法和理念的策略和技術,這些策略和技術被認爲有效地改善了心理健康。積極心理學在心理健康中日益突出。

一個全面的心理健康的模型一般包括基於概念的人類學,教育,心理,宗教和社會學的角度,以及理論觀點的個性,社會,臨牀,健康和發展 心理學。

精神幸福的三方模型 認爲精神幸福包含情感幸福,社會幸福和心理幸福的三個組成部分。情緒幸福被定義爲具有高水平的積極情緒,而社會和心理幸福被定義爲存在有助於日常生活中最佳功能的心理和社交技能及能力。該模型已獲得跨文化的經驗支持。 心理健康連續體-簡表(MHC-SF)是用於衡量心理健康的三方模型的最廣泛使用的量表。

兒童和年輕人

另請參閱:兒童期和青少年期的抑鬱症

心理健康和穩定是一個人的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因素。社交技能,行爲技巧和某人的思維方式只是人腦在幼年時就發展起來的一些東西。學習如何與他人互動以及如何專注於某些主題是必不可少的課程。這涵蓋了從我們可以一直交談到老到幾乎無法行走的時間。但是,有些人在使用這類技能時遇到困難,並且表現得像普通人一樣。這很可能是精神疾病的原因。精神疾病是影響人的情緒,思維和行爲的廣泛條件。在美國,年齡在18歲以上的人中約有26%被診斷出患有某種精神疾病。但是,關於精神疾病的兒童的說法並不多,儘管有很多會發展成一種精神疾病,

兒童中最常見的精神疾病包括但不限於ADHD,自閉症和焦慮症以及大齡兒童和青少年的抑鬱症。年輕時患有精神疾病與三十多歲時有很大不同。兒童的大腦仍在發育,並將繼續發展直至25歲左右。 當將精神疾病混爲一談時,孩子就很難獲得人們全天使用的必要技能和習慣。例如,行爲技能的發展不如運動或感官技能快。因此,當孩子患有焦慮症時,他們開始缺乏適當的社交互動,並使許多普通事物與強烈的恐懼感聯繫在一起。這對於孩子來說可能是可怕的,因爲他們不一定了解他們爲什麼行動並思考他們的行爲方式。許多研究人員說,如果父母有任何理由相信某些事情會稍有改變,父母應該密切注意他們的孩子。如果對兒童進行早期評估,他們會更加了解自己的疾病,並且將其作爲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反對成年人可能無法儘快康復,因爲他們很難適應。

精神疾病不僅影響人自身,而且影響周圍的人。朋友和家人在孩子的心理健康穩定和治療中也起着重要作用。如果孩子很小,父母就是評估孩子並決定是否需要某種幫助的人。朋友是整個兒童和家庭的支持系統。患有精神疾病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讓周圍的人讓日子過得輕鬆一點一直很重要。但是,精神疾病的社會方面也有負面因素。父母有時會爲自己的孩子的病負責。人們還說,父母以某種方式撫養孩子,或者他們從孩子那裏獲得了行爲。家人和朋友有時對與患有疾病的人親近的想法感到as愧,以至於孩子感到孤立無援,並認爲他們必須向他人隱瞞自己的病情。實際上,將其隱藏在人們面前會阻止孩子獲得適度的社會互動和待遇,從而在當今的社會中蓬勃發展。

柱頭也是精神疾病的衆所周知的因素。污名被定義爲“與特定情況,素質或人格相關的恥辱標記。”污名特別用於精神殘疾者。人們的這種假設是,凡是精神有問題的人,無論其年齡是輕還是重,都會自動被視爲具有破壞性或犯罪分子。多虧了媒體,這個想法從小就植根於我們的大腦。觀看有關抑鬱症青少年或自閉症兒童的電影,我們認爲所有患有精神疾病的人都喜歡電視上的人。實際上,媒體展示了大多數疾病的誇張版本。不幸的是,沒有多少人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們繼續貶低那些患有疾病的人。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大多數年輕人將精神疾病與極度的悲傷或暴力聯繫在一起。現在,兒童對技術和媒體本身越來越開放,子孫後代將繼續將精神疾病與消極思想聯繫在一起。媒體應該解釋說,許多人患有多動症和焦慮症受到正確的治療,可以過正常的生活,不應因無法幫助的事情受到懲罰。

Sueki(2013)進行了一項名爲“ 自殺相關的互聯網使用對用戶心理健康的影響:一項縱向研究”的研究。。這項研究調查了自殺相關的互聯網使用對用戶自殺念頭,抑鬱症,焦慮症和孤獨感的影響。這項研究由850位互聯網用戶組成;數據是通過對參與者進行問卷調查而獲得的。這項研究發現,瀏覽與自殺有關的網站以及自殺方法對自殺念頭,抑鬱和焦慮傾向的增加有負面影響。該研究得出的結論是,與自殺相關的互聯網使用對某些年齡段的心理健康產生不利影響,因此減少或控制他們與這些網站的接觸可能是謹慎的做法。這些發現無疑表明,互聯網確實會對我們的心理健康產生深遠的負面影響。

精神病學家托馬斯·薩斯(Thomas Szasz)比較了50年前兒童的好壞,如今,“所有兒童都很好,但有些人精神健康,而另一些人精神病”。社會控制和強迫身份創造是當今兒童中許多心理健康問題的原因。行爲或不當行爲可能不是疾病,而是行使其自由意志和當今對毒品管理的每一個問題,以及對法律的過度保護以及對兒童作爲受撫養者的地位的動搖,都動搖了他們的個人自我,入侵他們的內部成長。

另請參閱:精神障礙§預防

精神健康通常被定義爲缺乏精神障礙和幸福感的混合體。人們越來越重視預防精神疾病。預防已開始出現在心理健康戰略中,包括2004年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 預防精神疾病 ”,2008年歐盟“精神衛生公約”和2011年美國國家預防戰略。 [ 需要的頁面 ]一些評論員認爲,一種實用且實用的預防工作中精神疾病的方法應與預防身體傷害相同。

在年輕時預防疾病可能會大大減少兒童以後生活中遭受疾病的機會,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這將是最有效的方法。預防可能需要每年至少兩次定期就診,以發現任何顯示出任何心理健康問題的跡象。與強制性健康檢查類似,美國各地也提出了法案,要求對公立學校的學生進行心理健康檢查。這些法案的支持者希望能夠診斷出焦慮和抑鬱之類的精神疾病,以防止自我傷害和對其他學生的傷害。[ 需要引用 ]

另外,社交媒體正成爲預防資源。2004年,《精神健康服務法》開始資助營銷計劃,以教育公衆關於精神健康的知識。這個位於加利福尼亞的項目致力於通過心理健康來消除負面觀念,並減少與之相關的污名。

文化和宗教考慮

心理健康是一個社會建構和社會定義的概念;也就是說,不同的社會,羣體,文化,機構和專業在概念化其性質和原因,確定什麼是心理健康以及確定適當的干預措施(如果有)方面有非常不同的方式。因此,不同的專業人士有不同的文化,階級,政治和宗教背景,這將影響該方法的治療過程中應用。

研究表明,精神疾病帶有恥辱感。在英國,皇家精神病醫生學院組織了“ 改變思想 ”運動(1998-2003年),以幫助減少污名。由於這種污名,個人可能會拒絕接受“標籤”或以否認的方式對心理健康診斷做出反應。

精神障礙患者的家庭照顧者也可能遭受歧視或污名化。

解決和消除與精神疾病相關的社會恥辱和可恥的污名已被認爲是解決精神衛生問題教育的關鍵部分。在美國,全國精神疾病聯盟是一家成立於1979年的機構,其代表和倡導那些爲精神健康問題苦苦掙扎的受害者。NAMI還有助於對精神疾病和健康問題進行教育,同時還致力於消除與焦慮症和抑鬱症等疾病相關的污名。研究表明,種族歧視行爲和社會污名與種族(例如非裔美國人)心理健康狀況較差有關, 種族(例如穆斯林婦女),和性少數和性別少數羣體(例如變性人)。

許多精神衛生專業人員已經開始或已經瞭解了能力對宗教多樣性和靈性的重要性。在美國心理協會明確指出,宗教必須得到尊重。美國精神病學協會也要求在精神和宗教事務上進行教育,然而,人們對美國普遍實行的更爲僵化的原教旨主義信仰所造成的損害的關注卻很少。這個主題在2018年被廣泛政治化,例如當年7月成立了宗教自由工作組。另外,美國的許多提供者和從業者纔剛剛開始意識到精神保健機構缺乏許多非西方文化的知識和能力,從而使得美國的提供者沒有足夠的能力來治療來自不同文化的患者。

另請參閱:風險尊嚴

研究表明,失業會對個人的情緒健康,自尊乃至更廣泛的心理健康產生負面影響。事實證明,失業率上升對心理健康(主要是抑鬱症)有重大影響。在任何人羣調查中回顧精神健康障礙的誘因時,這都是重要的考慮因素。爲了改善您的情感心理健康,必須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預防強調避免危險因素;晉升旨在增強個人獲得積極的自尊,精通,福祉和社會包容感的能力。” 通過與自己建立積極的關係來改善自己的情緒心理健康非常重要。我們作爲人類,養育夥伴關係並與他人互動。改善情緒心理健康的另一種方法是參加一些活動,這些活動可以使您放鬆身心並抽出自己的時間。瑜伽是使您的整個身體和神經平靜的一種很好的活動。理查茲(Richards),坎帕尼亞(Campania)和繆斯·伯克(Muse-Burke)對幸福感的研究表明,“ 正念被認爲是一個有目的的狀態,實踐者可能會相信正念的重要性和價值是正念的,因此對自我價值的評價護理活動可能會影響正念的故意成分。”

護理導航

主條目:心理保健導航儀

精神衛生保健導航有助於指導分散的,經常使精神衛生產業混亂的患者和家庭。護理導航員通過討論和合作與患者和家人密切合作,以提供最佳療法的信息,並推薦給專門從事特定形式的情緒改善的從業者和機構。治療和護理導航之間的區別在於,護理導航過程提供信息並將患者引導至治療而非提供治療。儘管如此,護理導航員仍可以提供診斷和治療計劃。儘管許多護理導航員也是受過訓練的治療師和醫生。護理導航是患者與以下療法之間的鏈接。凱斯勒(Kessler)等人的一項研究明確表明,心理健康需要醫療干預。1990年至2003年美國精神障礙的患病率和治療情況。儘管在此期間精神疾病的患病率保持不變,但尋求精神疾病治療的患者人數卻增加了三倍。

情緒性精神障礙是全球殘疾的主要原因。在世界範圍內研究未經治療的情緒性精神障礙的程度和嚴重程度是世界精神衛生(WMH)調查計劃的首要任務,該計劃由世界衛生組織(WHO)於1998年創建。 “ 神經精神病學失調是導致世界範圍內殘疾的主要原因,佔因疾病而喪失的所有健康壽命的37%。由於無法爲公民提供適當的援助,這些失調對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最具破壞性。儘管對情緒性精神健康障礙進行了現代治療和康復,“即使是經濟上有優勢的社會也有相互競爭的優先事項和預算限制”。

在不平等程度更高的富裕國家中,精神疾病的患病率更高

世界精神衛生調查倡議提出了一項計劃,要求各國重新設計其精神衛生保健系統,以最佳地分配資源。“第一步是記錄正在使用的服務以及未滿足的治療需求的程度和性質。第二步可能是對具有不同精神保健系統的國家的服務使用和未滿足的需求進行跨國比較。這種比較可以幫助發現精神衛生保健的最佳資金,國家政策和提供系統。”

關於如何提供有效的情感心理保健的知識已成爲世界範圍內的當務之急。不幸的是,大多數國家沒有足夠的數據來指導決策,缺乏或相互競爭的資源願景,以及削減保險和應享權利的持續壓力。WMH調查是在非洲(完成尼日利亞,南非),美洲(哥倫比亞,墨西哥,美國),亞洲和太平洋地區(日本,新西蘭,北京和上海在人民共和國的中國),歐洲(比利時,法國,德國,意大利,荷蘭,西班牙,烏克蘭)和中東(以色列,黎巴嫩)。根據世界銀行的標準將國家分類爲低收入國家(尼日利亞),低收入國家(中國,哥倫比亞,南非,烏克蘭),高收入國家(黎巴嫩,墨西哥)和高收入國家。

在上述國家/地區進行了有關情緒心理健康疾病,疾病的嚴重程度和治療方法的協調調查。這些調查評估了WMH調查完成的17個國家/地區使用精神衛生服務的頻率,類型和充分性。WMH還檢查了由精神障礙的嚴重性所定義的未滿足的治療需求。他們的研究表明,“在發展中國家,使用任何12個月精神衛生服務的受訪者的數量普遍少於發達國家,接受服務的比例往往與國家在醫療保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比相對應”。“ 世界衛生組織未滿足需求的高水平不足爲奇,因爲世衛組織ATLAS項目與精神疾病造成的負擔相比,精神衛生支出要低得多。通常,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需求未得到滿足可能歸因於這些國家在精神衛生保健方面已經減少的衛生預算支出減少了(通常<1%),並且它們嚴重依賴現金支付。裝備不足的公民”。

較舊的治療方法

環鋸術

考古記錄表明,在石器時代,在世界上的某些地區,用was扎術治療“頭痛,精神錯亂或癲癇 ”。這是石器時代的外科手術。保羅·布羅卡(Paul Broca)研究了金屬感,並提出了自己的理論。他注意到,挖出的顱骨骨折並不是由於暴力造成的傷口,而是由於精心的手術程序。“醫生用磨尖的石頭刮擦頭骨並在病人的頭部鑽洞”,以使困擾病人的邪靈得以逃脫。有幾例患者在這些手術中死亡,但倖存的患者受到崇敬,並被認爲擁有“

肺葉切除術

肺葉切開術在20世紀被用作精神分裂症和抑鬱症等精神疾病的替代療法。1935年,葡萄牙神經病學家安東尼奧·埃加斯·莫尼茲(Antonio Egas Moniz)首次進行了旨在治療精神疾病的現代白光切開術。他於1949 年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瑞士神經學家Gottlieb Burckhardt認爲可以通過手術治療心理健康疾病。在對六名精神分裂症患者進行實驗後,他聲稱一半患者康復或平靜下來。精神科醫生沃爾特·弗里曼據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臺的一篇文章認爲,“過度的情緒會導致精神疾病,而“切斷大腦中的某些神經可以消除過度的情緒並穩定人格” 。

驅魔

“ 驅魔是宗教或精神上的做法,是將惡魔或其他精神實體驅逐出他們認爲擁有的個人或地區。”

諸如亨廷頓舞蹈病(HD),圖雷特綜合症和精神分裂症等心理健康疾病被認爲是魔鬼擁有的跡象。這導致數名精神病患者遭受驅魔。這種做法已經存在了很長的時間,儘管一直穩定下降直到18世紀的最低點。直到20世紀,由於媒體對驅魔的關注,數字纔有所增加。不同的信仰系統以不同的方式練習驅魔。

現代治療方法

藥物治療

藥物療法是使用藥物的療法。藥物療法通過使用抗抑鬱藥,苯並二氮雜,和使用鋰等元素來治療精神疾病。

體力活動

對於某些人來說,體育鍛煉可以改善心理和身體健康。進行運動,散步,騎自行車或進行任何形式的體育鍛煉都會觸發各種激素的產生,有時還包括內啡肽,這些激素可以提高人的情緒。

研究表明,在某些情況下,進行抑鬱症和焦慮症時,體育鍛煉與抗抑鬱藥具有相同的作用。

此外,停止體育鍛煉可能會對某些精神健康狀況產生不利影響,例如抑鬱和焦慮。這可能導致許多不同的負面結果,例如肥胖,身體形象偏斜,某些激素水平降低以及與精神疾病相關的更多健康風險。

活動療法

活動療法,也稱爲娛樂療法和職業療法,通過積極參與促進癒合。製作手工藝品可以成爲職業治療的一部分。散步可以成爲休閒療法的一部分。近年來,在許多研究中,着色已被認爲是一種可顯着降低抑鬱症狀和焦慮症水平的活動。

表現療法

表現療法或藝術創作療法是一種涉及藝術或藝術創作的心理療法。這些療法包括音樂療法,藝術療法,舞蹈療法,戲劇療法和詩歌療法。已經證明,音樂療法是一種幫助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的有效方法。

心理治療

主要文章:心理療法

心理治療是基於現代醫學的基於科學的心理健康問題治療的總稱。它包括許多學校,例如格式塔療法,心理分析,認知行爲療法,超人心理學 /心理療法和辯證行爲療法。 團體療法涉及在涉及多個人的環境中進行的任何類型的療法。它可以包括心理動力小組,表達療法小組,支持小組(包括十二步計劃),問題解決和心理教育 組。

冥想

主要文章:基於冥想和正念的認知療法

正念冥想的練習對精神健康有很多好處,例如可以減輕抑鬱,焦慮和壓力。 正念冥想也可能有效治療物質使用障礙。 此外,正念冥想似乎可以在大腦中帶來有利的結構變化。

實踐證明,“沉思”冥想計劃可以顯着改善醫療保健專業人員的心理狀態。在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這些壓力水平不同的專業人員在進行了這項冥想計劃後能夠改善自己的狀況。他們在倦怠和情緒健康方面受益。

與人們焦慮症參加了由研究人員心理健康服務熱線的工作組海夫納退伍軍人事務醫學中心進行了應力削減計劃索爾茲伯裏,北卡羅來納州。參與者練習正念冥想。學習結束後,得出的結論是,“冥想訓練計劃可以有效地減少焦慮症狀和恐慌,可以幫助維持患者的這些減排廣泛性焦慮症,恐慌症,或有恐慌症廣場恐懼症 ”。

精神諮詢

精神諮詢師會見有需要的人,以提供安慰和支持,並幫助他們更好地瞭解自己的問題,並與靈性發展解決問題的關係。這些類型的諮詢師根據精神,心理和神學原理提供護理。

精神衛生方面的社會工作,也稱爲精神病學社會工作,是一個過程,在該過程中,一個人可以幫助自己擺脫重疊的內部和外部問題(社會和經濟狀況,家庭和其他關係,身體和組織環境,精神病學)的自由。症狀等)。它旨在實現所有系統之間的和諧,生活質量,自我實現和個人適應。精神科社會工作者是精神衛生專業人員可以幫助患者及其家庭成員應對精神健康問題以及由精神疾病或精神功能障礙引起的各種經濟或社會問題,並改善精神健康和幸福感。他們是醫院精神病學和行爲科學系治療團隊的重要成員。他們受僱於醫院,療養院,州和地方政府,藥物濫用診所,教養所,醫療服務等部門的門診和住院場所。

在美國,社會工作者提供大部分的精神保健服務。根據政府消息來源,60%的精神衛生專業人員是經過臨牀培訓的社會工作者,10%是精神科醫生,23%是心理學家,5%是精神病護士。

日本的精神衛生社會工作者具有健康和福利方面的專業知識,以及對人的福祉至關重要的技能。他們的社會工作培訓使他們作爲專業人員能夠爲精神殘疾和他們的社會重返提供諮詢援助;關於受害者康復的協商;出院後住院護理和重新就業,正常生活中的重大生活事件,金錢和自我管理以及其他相關事項的建議和指導,以使他們適應日常生活。社會工作者爲精神病患者提供單獨的家訪服務,並提供福利服務,並經過專門培訓,爲家庭,工作場所和學校協調了一系列程序服務。在行政關係中 精神科社會工作者提供諮詢,領導,衝突管理和工作指導。提供評估和社會心理干預的精神科社會工作者擔任衛生中心的臨牀醫生,顧問和市政人員。

角色和功能

社會工作者在心理健康環境中扮演着許多角色,包括個案經理,辯護人,管理者和治療師。精神科社會工作者的主要職能是促進,預防,治療和康復。社會工作者還可以練習:

精神科社會工作者對患者進行社會心理評估,並努力加強與醫療團隊成員之間的患者和家庭溝通,並確保團隊中的專業間親切感,以確保患者獲得最佳護理併成爲其護理計劃中的積極夥伴。根據要求,社會工作者經常參與疾病教育,諮詢和心理治療。在所有領域中,它們對於善後服務至關重要,以促進謹慎過渡到家庭和社區。

美國

在1840年代,波士頓退休教師Dorothea Lynde Dix被認爲是精神健康運動的創始人,他開始了一次十字軍東征,改變了人們對精神障礙患者的治療方式。Dix不是一名社會工作者。直到1887年她去世後,這個專業才得以建立。但是,她的生活和工作受到早期精神科社會工作者的擁護,她與伊麗莎白·霍頓(Elizabeth Horton)一起被認爲是精神科社會工作的先驅者之一,伊麗莎白·霍頓(Elizabeth Horton)於1907年成爲第一位精神病學工作者。紐約醫院系統中的社會工作者等。 二十世紀初是對精神疾病態度逐漸改變的時代。1963年通過了《社區心理健康中心法》。這項政策鼓勵精神疾病患者的去機構化。後來,精神保健消費者運動到1980年代來了。消費者被定義爲已經或正在接受精神病服務的人。精神障礙患者及其家人成爲了提倡更好護理的倡導者。通過消費者倡導來建立公衆的理解和認識,有助於將精神疾病及其治療方法納入主流醫學和社會服務領域。在2000年代,重點放在管理式醫療運動上,該管理旨在通過醫療保健提供系統消除不必要和不適當的護理,從而降低成本和康復運動,在原則上,該運動承認許多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人自發康復,而其他人則康復和改善經過適當的處理。

社會工作者的角色對2003年入侵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2001年至今)產生了影響。社會工作者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基地的北約醫院外工作。他們進行了訪問,以在前沿作戰基地提供諮詢服務。22%的客戶被診斷出患有創傷後應激障礙,其中17%的人患有抑鬱症,而7%的人患有酗酒。 2009年,現役士兵自殺率很高:160例確認或懷疑的軍隊自殺事件。在2008年,海軍陸戰隊有52例自殺記錄。長期反覆部署在戰區的壓力,兩次戰爭的危險性和混亂性,公衆對戰爭的堅定支持以及部隊士氣的下降,都加劇了心理健康問題的升級。軍事和平民社會工作者是退伍軍人醫療體系中的主要服務提供者。

精神衛生服務是一個鬆散的服務網絡,範圍從高度結構化的住院精神病科室到非正式支持小組,在這裏精神科社會工作者與其他輔助職業工作者一起在多種環境中沉迷於多種方式。[ 需要引用 ]

加拿大

在加拿大人口健康領域的服務提供歷史的早期,就確立了精神科社會工作者的作用。北美原住民將精神障礙理解爲一個人的信號,該人失去了對位置感和歸屬感的平衡感,尤其是與其他人的平衡感。在本地的康復信念中,健康和心理健康是密不可分的,因此通常採用自然療法和精神療法的類似組合來緩解精神疾病和身體疾病。這些社區和家庭非常重視預防性保健的整體方法。自最早接觸以來,加拿大土著人民就通過歐洲殖民者及其機構的行動面臨文化壓迫和社會邊緣化。文化接觸帶來了許多形式的掠奪。歐洲移民的經濟,政治和宗教機構都爲流離失所和壓迫的土著人。

正式記錄的治療方法最早是在1714年,當時魁北克爲精神病患者開設了病房。在1830年代,通過慈善組織和教區(社會福音運動)積極開展了社會服務。精神病院於1835年在聖約翰和新不倫瑞克成立。1841年在多倫多,當時對精神病患者的護理成爲機構服務的基礎。加拿大於1867年成爲自治政府,與英國王室保持聯繫。在這個工業資本主義時代開始,導致許多形式的社會和經濟混亂。到1887年,庇護所被改建爲醫院,並僱用了護士和看護人來照顧精神病患者。第一次社會工作培訓於1914年在多倫多大學開始。1918年,克拉倫斯·辛克斯(Clarence Hincks)和克利福德·比爾斯(Clifford Beers)創立了加拿大精神衛生全國委員會,該委員會後來成爲加拿大精神衛生協會。在1930年代,克拉倫斯·欣克斯博士(Clarence Hincks)促進了精神疾病患者的預防和治療,使其無能力/及早發現疾病。[ 需要引用 ]

第二次世界大戰深刻影響了人們對心理健康的態度。對新兵的身體檢查發現,成千上萬名看上去健康的成年人患有精神疾病。這種知識改變了公衆對心理健康的態度,並激發了對預防措施和治療方法的研究。 1951年,加拿大全國開展了“心理健康周”活動。在二十世紀上半葉,伴隨着非機構化時期從1960年代後期開始,精神科社會工作繼承了當前對基於社區的護理的重視,精神科社會工作超越了醫學模型的範疇,而是針對個人診斷來識別和解決社會不平等和結構性問題。在1980年代,《精神健康法》進行了修訂,賦予消費者選擇治療替代品的權利。後來,工作重心轉移到員工的心理健康問題和環境上。

印度

在印度,最早引用精神障礙的文獻來自吠陀時代(公元前2000年–公元600年)。 Charaka Samhita,一本被認爲是公元前400-200年的印度草藥教科書,描述了心理穩定的各種因素。它還包含有關如何設置護理提供系統的說明。在同一時代,悉達多是印度南部的醫療系統。偉大的聖賢Agastya是貢獻醫學體系的18個先知之一。該系統包括Agastiyar Kirigai Nool,精神病學綱要及其推薦的治療方法。 在Atharva Veda中也有關於心理健康困擾的描述和解決方案。在莫臥兒時期,印度醫生Unhammad於1222年引入了Unani醫學系統。現有的心理治療形式在Unani醫學中被稱爲ilaj-i-nafsani。

18世紀是印度歷史上非常不穩定的時期,這導致了印度次大陸的心理和社會混亂。1745年,在孟買(孟買)發展了瘋人院,其後在1784年在加爾各答(加爾各答)和1794年在馬德拉斯(金奈)發展了瘋人院。建立醫院的需求變得更加迫切,首先是要治療和管理英國人和印度人的“ sepoys”(軍人)受英國東印度公司僱用。 1858年生效的第一部Lunacy法案(也稱爲第36號法案)後來由1888年在孟加拉國任命的委員會修改。後來,該立法引入了1912年的印度Lunacy法案。在1870到1890年代之間,邁索爾瘋人院開始了一項針對精神疾病患者的康復計劃,然後在此期間幾乎每個瘋人院都建立了職業治療部門。庇護程序被稱爲“工作療法”。在該方案中,精神病患者參與了農業領域的所有活動。該計劃被認爲是印度心理社會康復的起源。

歐洲醫院(現爲中央精神病學研究所(CIP),成立於1918年)的負責人伯克利·希爾(Berkeley-Hill )對當時精神病院的改善深表關切。伯克利·希爾(Berkeley-Hill)的不懈努力幫助提高了治療和護理水平,他還說服了政府在1920年將“庇護”一詞改爲“醫院”。與當前代幣經濟類似的技術最早於1920年開始使用,在蘭奇(Can Ranchi)的CIP上被稱爲“習慣形成圖”。1937年,在Dhorabji Tata社會工作學院(成立於1936年)開辦的兒童指導診所中創建了精神科社會工作者的首個職位,被認爲是印度精神衛生領域社會工作實踐的第一個有據可查的證據。[ 需要引用 ]

1947年獨立後,成立了綜合醫院精神病科(GHPU),以改善現有醫院的條件,同時鼓勵通過這些科室進行門診護理。在阿姆利則Vidyasagar博士建立了家庭積極參與精神病患者護理的活動。這是有關治療和護理的先進實踐。這種方法對精神衛生領域的社會工作實踐產生了更大的影響,尤其是在減少污名化方面。1948年,Gauri Rani Banerjee在美國接受培訓,在Dhorabji Tata社會工作學院(Now TISS)開設了醫學和精神科社會工作碩士課程。後來,第一位受過訓練的精神科社會工作者於1949年被任命爲浦那Yervada精神病醫院的成人精神病科。[ 需要引用 ]

在該國各地,在精神衛生服務機構中,有社會工作者受僱——1956年在阿姆利則的一家精神病院,1958年在護理學院的兒童指導診所以及1960年在德里的全印度研究所就職。 1962年在Ram Manohar Lohia醫院獲得醫學博士學位。1960年,馬德拉斯精神病醫院(現爲精神健康研究所)聘用了社會工作者來彌合醫患之間的鴻溝。1961年,在NIMHANS建立了社會工作崗位。在這些情況下,他們照顧了治療的社會心理方面。該系統使社會服務實踐能夠對精神衛生保健產生更長期的影響。

1966年,根據印度政府衛生部心理健康諮詢委員會的建議,NIMHANS成立了精神科社會工作系,並於1968年推出了兩年制的精神科社會工作研究生文憑。1978年,該課程的名稱在精神科社會工作中被更改爲MPhil。隨後,引入了博士學位課程。根據1962年Mudaliar委員會的建議,1970年在蘭契的歐洲精神病醫院(現爲CIP)開始了精神科社會工作文憑。該計劃已升級,隨後又增加了其他高級培訓課程。[ 需要引用 ]

1975年,印度啓動了一項將精神衛生與一般衛生服務相結合的新倡議。印度衛生部制定了國家精神衛生計劃(NMHP)並於1982年啓動。1995年對該計劃進行了審查,並在此基礎上於1996年發起了地區精神衛生計劃(DMHP),該計劃旨在精神衛生與公共衛生保健。該模型已在所有州實施,目前印度有125個DMHP站點。

國家人權委員會(NHRC)分別於1998年和2008年在印度對精神病院進行了系統,深入和嚴格的檢查。這使國家人權委員會承認了精神疾病患者的人權。NHRC的報告作爲NMHP的一部分,爲改善精神病院的設施提供了資金。作爲研究的結果,據透露,有在十年以上積極變化,直到的聯合報告國家人權委員會和NIMHANS 2008年相比,在過去的50年,直到1998年。 2016年精神衛生保健條例草案通過這確保併合法享有權利獲得包括保險在內的治療服務,維護患病者的尊嚴,改善法律和醫療保健的獲取並免費提供藥物。 2016年12月,《 1995年殘疾人法》廢除了《殘疾人權利法》。t(RPWD),來自2014年法案,該法案確保了更多殘疾人的利益。利益攸關方推動該法案成爲一項法案之前,主要是針對“平等與非歧視”部分中令人震驚的條款進行修正,這些條款削弱了該法案的力量,並允許企業忽略或歧視殘疾人以及普遍缺乏指令需要確保該法的正確實施。

與外國相比,缺少任何一個普遍接受的單一許可授權機構會使社會工作者處於普遍的危險之中。但是,一般團體/理事會自動接受具有大學資格的社會工作者作爲執業執照的專業人員或合格的臨牀醫生。缺乏與社會工作學校合作的中央委員會,也使得社會工作者作爲精神衛生專業人員的晉升範圍有所下降。儘管在這種情況下,社會工作者的服務與其他相關專業人員一起對該國的精神衛生部門進行了改造。[ 需要引用 ]

另請參閱:全球精神健康

有證據表明,全球有4.5億人受到心理健康的影響,嚴重抑鬱症在全球疾病的十大主要原因中排名第四。預計在20年內,精神疾病將成爲全球疾病的主要原因。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患精神病。每年有100萬人自殺,有10到2000萬自殺。

非洲

在不發達的非洲國家中,精神疾病和精神健康失調是普遍關注的問題,但是這些問題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了,因爲從統計學上講,非洲的精神衛生保健受到的關注少於西方國家。由於精神疾病造成的死亡人數上升表明,迫切需要改善精神保健政策和對患有精神疾病的非洲人進行治療的進步。[ 需要引用 ]

欠發達的非洲國家顯然受到身體疾病,疾病,營養不良和污染的困擾,以致缺乏精神衛生保健的困境沒有得到優先考慮,這給人們帶來了對非洲人口產生公認影響的挑戰。1988年和1990年,世界衛生組織在非洲的會員國執行了兩項原始決議。AFR / RC39 / R1和AFR / RC40 / R9試圖改善特定非洲地區的精神保健狀況,以消除其對非洲人民日益增長的影響。但是,發現這些新政策對非洲的精神健康狀況影響不大,最終導致心理障礙的增加,而不是預期的下降,導致這似乎是無法解決的問題。

在非洲,有許多社會文化和生物學因素導致心理鬥爭加劇,同時也掩蓋了它們對非洲人眼的直接重要性。失業,暴力,犯罪,強姦和疾病的發生率上升通常與濫用藥物有關,這可能導致精神疾病發生率上升。此外,諸如艾滋病毒/艾滋病,埃博拉疫情和瘧疾之類的身體疾病通常會對受其固有文化信仰在非洲社區所忽視的受害者造成持久的心理影響。非洲傳統信仰導致人們將精神疾病視爲超自然力量造成的,從而阻止了對異常行爲的有益或理性反應。例如,埃博拉病毒在非洲猖and並最終傳播到美國時受到了媒體的廣泛關注,但是,研究人員從未真正注意到它對非洲大腦的心理影響。極度的焦慮,與悲傷的掙扎,拒絕和無能的感覺,導致自殺的抑鬱症,PTSD等僅是埃博拉等疾病的一些顯着影響。這些流行病來來去去,但它們對精神健康的持久影響在未來數年仍將保留,甚至由於缺乏行動而終生。由於戰後嚴重的心理健康危機,已在利比里亞等國家/地區進行了一些經濟上的資助,但受益匪淺。除了經濟上的原因外,在欠發達國家中,很難實施精神衛生干預措施和管理一般的精神衛生,這僅僅是因爲居住在那裏的個人不一定相信西方精神病學。還需要注意的是,心理學和異常行爲的社會文化模型取決於圍繞文化差異的因素。與西方化的行爲和文化規範相比,由於文化的自然行爲,這導致心理健康異常仍然更加隱蔽。

精神疾病與身體疾病之間的這種關係是一個持續不斷的循環,尚未打破。儘管有許多組織試圖解決與非洲人身體健康有關的問題,但由於這些問題清晰可見並可以識別,因此幾乎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來應對受害者所遭受的潛在心理影響。公認的是,非洲許多精神病患者正在尋求精神或宗教領袖的幫助,但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與世界其他國家相比,許多非洲國家嚴重缺乏精神衛生專業人員。僅在埃塞俄比亞,“只有10名精神科醫生爲6100萬人提供服務” 研究表明。自從這項研究完成以來,數字確實發生了變化,但整個非洲仍然缺乏心理專業人士,目前平均每100,000人中有1.4名心理衛生工作者,而全球統計數字是每10萬人中有9.0名專業人士。此外,統計數據顯示,“全球每年訪問精神衛生門診設施的比率是每100,000人口1,051人,而在非洲,比率是每100,000人口14次”。非洲大約一半的國家制定了某種精神衛生政策,但是這些政策被高度忽視了,因爲非洲政府在精神衛生上的支出“不到衛生總預算的1%”。特別是在塞拉利昂,即使在建造了一個低於平均水平的精神病醫院之後,仍然有約98.8%的精神疾病患者得不到治療,這進一步表明了干預的必要性。

在非洲,不僅很少採取實際行動來解決精神衛生問題,而且在該主題上也很少進行研究來宣傳其意識並防止死亡。《柳葉刀》全球衛生雜誌承認,關於非洲人身體健康的已發表文章超過1000篇,但是關於精神健康的討論仍不到50篇。優先考慮身體健康與精神健康的緊迫困境只會隨着非洲大陸的人口大幅增長而加劇,研究表明:“在2000年至2015年間,非洲大陸的人口增長了49%,但由於殘疾而失去的年數精神和物質使用障礙的比例增加了52%”。精神不穩定造成的死亡人數與身體疾病造成的死亡人數確實在競爭:“ 2015年,由於精神健康問題,致殘致殘的死亡人數爲1790萬。這些疾病幾乎是造成喪失生命的主要原因,而傳染病和寄生蟲疾病則是造成喪失生命的1850萬年。” 心理健康和身體保健雖然看起來是分開的,但它們之間有着密切的聯繫,因爲這兩個因素決定着人類的生死。由於尚未面臨新的挑戰和舊挑戰,非洲的精神保健政策需要進行重大改進,以便爲其人民提供應有的適當保健,從而有望防止這一問題擴大。

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統計局進行的一項調查在2008年關於可控制爲嚴重神經症的成年人的數據顯示,幾乎一半的人口在其生命的某個階段患有精神障礙,而在過去的12個月中,五分之一的人患有持續性精神障礙。在神經系統疾病中,有14%的人患有焦慮症和合並症,是第二種常見的精神障礙,易受藥物濫用和復發的影響。在心理健康疾病的治療上存在明顯的性別差異。發現婦女患有精神疾病的比率很高,而男子有濫用藥物的危險性更高。SMHWB調查顯示,較低的社會經濟地位和較高的家庭功能障礙與患精神疾病的風險增加成正比。精神病和最常見的精神病是精神分裂症。

加拿大

根據成癮和心理健康中心發佈的統計數據,加拿大五分之一的人遇到了心理健康或成癮問題。 [ 需要引用 ] 15至25歲的年輕人特別脆弱。[ 需要引證 ]發現嚴重抑鬱症影響了8%的人口,焦慮症影響了12%的人口。[ 需要引文 ]女性患情緒和焦慮症的可能性是女性的1.5倍。[ 來源請求 ]世衛組織指出,有心理健康和疾病的模式不同的性別差異。 [需要的引證 ]缺乏力量和對自己的社會經濟地位,性別暴力控制的; 低的社會地位和對他人照顧的責任使婦女容易遭受精神健康風險。[來源請求 ]由於女性比男性更尋求有關心理健康問題的幫助,這導致了不僅是性別刻板印象,也增強社會的恥辱。世衛組織發現,這種定型觀念導致醫生即使在男性和女性中表現出相同的症狀時,也比男性更容易診斷出抑鬱症。衛生保健提供者與婦女之間的交流經常是專制的,導致這些婦女的治療不足或治療過度。

組織

女子大學附屬醫院設有一個名爲“婦女心理健康計劃”的計劃,醫生和護士通過回答公衆的問題,通過協作,個人和在線方式幫助治療和教育婦女關於心理健康的計劃。

另一個滿足精神健康需求的加拿大組織是成癮和精神健康中心(CAMH)。CAMH是加拿大最大,最著名的保健和成癮設施之一,並且已獲得泛美衛生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合作中心的國際認可。他們在男女成癮和心理健康領域進行研究。爲了幫助男性和女性,CAMH提供了“臨牀護理,研究,教育,政策制定和健康促進,以幫助改變受心理健康和成癮問題影響的人們的生活。” CAMH與女子大學醫院的不同之處在於,CAMH爲成癮輕度至重度問題的女性提供康復中心。該組織通過評估,干預,住宿計劃,治療以及醫生和家庭支持爲心理健康問題提供護理。

以色列

在以色列,精神健康保險改革於2015年7月生效,將提供精神健康服務的責任從衛生部轉移到四個國家衛生計劃。身心保健合二爲一;以前,他們在財務,位置和提供者方面分別運作。在改革中,衛生計劃開發了新服務或擴展了現有服務,以解決精神衛生問題。

美國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2004年的調查,抑鬱症是美國15至44歲殘疾人的主要原因。在美國,由於抑鬱症而導致的缺勤每年估計超過310億美元。 。抑鬱症經常與多種醫學疾病同時發生,例如心臟病,癌症和慢性疼痛,並伴有較差的健康狀況和預後。每年大約有30,000名美國人喪生,而成千上萬的人自殺未遂(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2004年,自殺率排名第11在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主要死因中,在15至24歲的個人中排名第三。儘管有效的抑鬱症治療越來越多,但仍未滿足治療需求的水平仍然很高。[ 來源請求 ]相比較而言,2006年期間,在澳大利亞進行的2007年的一項研究報告指出,診斷爲精神健康障礙患者的三分之一(34.9%)已經提交給醫療衛生服務就診。

影響心理健康的因素很多,包括:

在美國,情感性精神疾病應引起特別關注,因爲在14個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的比較中,美國的精神疾病年患病率最高(26%)。雖然在美國,大約80%的精神障礙患者最終會接受某種形式的治療,但平均而言,人們直到病情發展了將近十年才獲得醫療服務,不到三分之一尋求幫助的人受到的照顧很少。政府爲每個人提供計劃和服務,但退伍軍人得到的幫助最大,必須滿足某些資格標準。

政策

美國的精神衛生政策經歷了四項重大改革:由多蘿西婭·迪克斯(Dorothea Dix)領導的美國庇護運動; 1843年;由克利福德·比爾斯(Clifford Beers)於1908年發起的“精神衛生”運動;1961年,《精神衛生行動》開始實行非機構化;以及1975年的CMCH法案修正案所要求的社區支持運動。

1843年,多蘿西婭·迪克斯(Dorothea Dix)向馬薩諸塞州立法機關遞交了一份訴狀,描述了精神病患者在監獄,籠子和施捨中所遭受的虐待和惡劣環境。她在紀念館中透露:“先生們,我繼續簡短地提請您注意這個英聯邦國家內被關在籠子,壁櫥,地窖,小攤,鋼筆中的瘋狂人士的現狀!被鎖住,裸身,被鞭打和綁紮服從……。” 在那個時期建立了許多庇護所,用高高的圍牆或圍牆將病人與其他社區成員分隔開來,並嚴格限制出入。在那些庇護所中,傳統的治療方法得到了很好的實施:藥物不是用於治療疾病的方法,而是一種重設人體內平衡的方法,以及其他基本要素,例如健康飲食,新鮮空氣,中產階級文化和他們的鄰居居民的訪問。[ 需要引用 ] 1866年,紐約州立法機關提出了一項建議,爲慢性精神病患者建立單獨的庇護所。一些醫院將慢性病患者放置在單獨的病房或病房中,或放置在不同的建築物中。

克利福德·惠廷漢姆·比爾斯(Clifford Whittingham Beers)在《發現自己的心靈》(1908年)中描述了他所受到的屈辱待遇以及精神病院的悲慘狀況。一年後,全國精神衛生委員會(NCMH)由一小羣具有改革意識的學者和科學家(包括比爾斯本人)創立,標誌着“精神衛生”運動的開始。該運動強調了預防兒童的重要性。第一次世界大戰進一步強調了適應不良的影響,從而使這一想法得到了證實,這使衛生學家確信預防是處理精神健康問題的唯一實際方法。但是,預防並不成功,特別是對於慢性疾病。在醫院中,可惡的情況更爲普遍,尤其是在慢性病患者人數增加和抑鬱症的影響下。

1961年,精神衛生聯合委員會發表了一份名爲《精神衛生行動》的報告,該報告的目標是社區診所護理承擔精神疾病的預防和早期干預工作,從而爲重症和精神病患者留出空間。慢性病人。法院開始裁定患者是否應被迫接受治療的意願。到1977年,建立了650個社區精神衛生中心,覆蓋43%的人口,每年爲190萬個人提供服務,治療時間從6個月減少到只有23天。但是,問題仍然存在。由於通貨膨脹,特別是在1970年代,社區養老院獲得的用於支持所提供護理和治療的資金較少。建立了少於一半的計劃中的中心,並且新方法並不能完全取代舊方法來發揮其處理權力的全部能力。此外,尚未完全建立社區幫助系統來支持患者的住房,職業機會,收入支持和其他福利。許多患者返回福利和刑事司法機構,更多的人無家可歸。非機構化運動面臨巨大挑戰。

在意識到僅僅將精神保健服務的位置從國立醫院改爲護理所不足以實施去機構化的想法後,美國國家精神衛生研究所於1975年創建了社區支持計劃(CSP),爲社區建立社區提供資金。建立全面的精神衛生服務並支持幫助精神病患者成功融入社會。該方案強調了除醫療保健以外的其他支持的重要性,包括住房,生活費用,就業,交通和教育;併爲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人設立了新的國家優先事項。此外,國會還制定了1980年《精神衛生系統法》優先考慮爲精神病患者提供服務,並強調服務範圍不僅限於臨牀護理。在1980年代後期,在國會和最高法院的影響下,許多計劃開始幫助患者重新獲得利益。還建立了新的醫療補助服務,以服務被診斷出患有“慢性精神病”的人。還爲臨時住院的患者提供了援助和護理,並創建了預釋放計劃,以使人們能夠在出院前申請恢復原狀。直到1990年,即非機構化開始後的35年,第一家國立醫院纔開始關閉。醫院的數量從1990年代的300多家下降到1990年代的40多家,最後,《心理健康報告》展示了心理健康治療的功效,爲患者提供了多種治療選擇。

但是,一些批評家認爲,從心理健康的角度來看,去機構化是徹底的失敗。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人要麼無家可歸,要麼入獄。無論哪種情況(特別是後者),他們都得不到或很少得到精神保健。這種失敗歸因於一些原因,在這些原因上存在一定程度的爭執,儘管人們普遍認爲,由於缺乏資金,社區支持計劃充其量是無效的。

2011年的《國家預防策略》涵蓋了心理和情感健康,並提出了包括更好的養育子女和早期干預計劃在內的建議,這些建議增加了將預防計劃納入未來美國心理健康政策的可能性。 [ 頁所需 ]的鎳氫電池的研究只是自殺和艾滋病毒/艾滋病預防,但國家預防策略可能會導致它注重更廣泛的縱向預防研究。

2013年,美國代表蒂姆·墨菲(Tim Murphy)提出了《心理健康危機救助家庭法》 HR2646。這項兩黨法案經過了實質性修訂,墨菲(Murphy)和國會女議員埃迪•伯尼(Johnson)於2015年重新提出。2015年11月,它以18票對12票通過了健康小組委員會。

認同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