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得性無助 Learned helplessness

習得性無助 Learned helplessness

習得的無助感是受試者在反覆受到厭惡刺激之後無法表現出來的行爲。最初被認爲是由於受試者對他們無能爲力的接受所致:即使是明確提出了這樣的選擇,也要停止逃避或避免厭惡刺激的嘗試。在表現出這種行爲後,據說該受試者已經獲得了學習的無助。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神經科學提供了對學習到的無助的見解,並證明了原始理論實際上是倒退的:大腦的默認狀態是假定控制權不存在,而“幫助”的存在是實際學到的東西。

在人類中,學習到的無助與自我效能感的概念有關。個人對實現目標的天生能力的信念。習得性的無助理論是這樣一種觀點,即臨牀上的抑鬱症和相關的精神疾病可能是由於對某種情況的結果的這種實際或感知的缺乏控制而導致的。

早期關鍵實驗

梭箱中不可避免的衝擊訓練

美國心理學家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於1967年在賓夕法尼亞大學發起了關於學習型無助的研究,以擴展他對抑鬱症的興趣。 該研究後來通過塞利格曼等人的實驗進行了擴展。首先是Seligman&Maier的實驗:在這項研究的第1部分中,將三組狗放在安全帶中。將第1組的狗簡單地放在安全帶中一段時間​​,然後釋放。第2組和第3組由“ 軛對”組成“。第2組的狗隨機受到電擊,這隻狗可以通過按下操縱桿來結束。第3組的每隻狗都與第2組的狗配對;每當第2組的狗受到電擊時,其配對的狗在第3組受到相同強度和持續時間的電擊,但其槓桿並未阻止電擊,對於第3組的一隻狗,電擊似乎是隨機終止的,因爲是由第2組中的配對犬引起的因此,對於第3組犬來說,震驚是“不可避免的”。

在實驗的第2部分中,在梭箱設備(一個包含兩個矩形隔室,隔着幾英寸高的障礙物隔開的小室)中測試了相同的三組狗。通過跳過低矮的隔板到另一側,所有的狗都可以躲開盒子一側的震動。第1組和第2組中的狗很快學會了這項任務,並擺脫了震驚。大多數第3組狗(以前沒有知道它們對震動沒有任何影響),只是被動地躺下並在震驚時發牢騷。

在當年晚些時候對新的狗羣進行的第二項實驗中,Overmier和Seligman排除了可能性,即第三組的狗沒有學會無助,而是在第二部分的測試中避免了,因爲他們已經學會了一些干擾“逃逸”。爲了防止這種干擾行爲,將第3組的狗固定爲麻痹藥(curare),並進行與Seligman and Maier實驗第1部分相似的程序。如第2部分中所述進行測試時,這些第3組狗表現出與以往一樣的無助感。該結果可作爲排除干擾假設的指標。

從這些實驗中,認爲只有一種治癒無助的方法。在塞利格曼的假設中,狗不會試圖逃跑,因爲他們期望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會阻止這種衝擊。爲了改變這種期望,實驗人員物理地拾起了狗並移動了它們的腿,複製了狗從電氣化電網中逃脫所需採取的動作。這必須至少完成兩次,然後狗才能開始故意跳過障礙物。相反,威脅,獎勵和觀察到​​的示威對“無助”的第3組犬沒有影響。 [ 需要完整引用 ]

以後的實驗

後來的實驗證實了對厭惡刺激缺乏控制感的抑鬱效果。例如,在一個實驗中,人類在分散注意力的噪音的作用下執行了心理任務。那些可以使用開關關閉噪音的人很少會這麼做,但是與那些不能關閉噪音的人相比,他們的表現要好一些。僅僅知道此選項就足以基本上抵消噪聲影響。在2011年,一項動物研究發現,控制壓力刺激的動物的前額葉皮層某些神經元的興奮性發生了變化。缺乏控制的動物無法表現出這種神經效應,並且表現出與習得的無助感和社交焦慮相一致的體徵。

研究發現,人對缺乏控制感的反應在個體之間和情況之間都不同,即,習得性的無助有時仍然特定於一種情況,而在其他情況下則普遍適用於各種情況。 這種變化並不能由學習無助的原始理論來解釋,有影響的觀點是,這種變化取決於個人的歸因或解釋風格。根據這種觀點,某人如何解釋或解釋不良事件會影響他們獲得學習的無助感和隨後的抑鬱的可能性。例如,悲觀的人解釋性風格傾向於將消極事件看作是永久性的(“它永遠不會改變”),個人性的(“這是我的錯”)和普遍的(“我不能正確地做任何事情”),並且可能會遭受到習得性的無助感和蕭條。塞格曼大力支持的認知行爲療法通常可以幫助這類人學習更現實的解釋方式。

伯納德·韋納(Bernard Weiner)提出了關於學習無助的歸因方法的詳細說明。他的歸因理論包括整體性/特殊性,穩定性/不穩定性和內部性/外部性的維度:

研究表明,背縫核中5-HT(5-羥色胺)活性的提高在學習性無助中起關鍵作用。所涉及的無奈行爲表達的其它關鍵腦區包括基底杏仁核的中央核杏仁核和 終紋牀核。在無助狀態期間,還觀察到了內側前額葉皮層,背側海馬,隔膜和下丘腦的活動。

本傑明·格林伍德(Benjamin N. Greenwood)和莫妮卡·弗萊什納(Monika Fleshner)在題爲“運動,學習中的無助和抗壓力的大腦”的文章中討論了運動如何預防與壓力相關的疾病,如焦慮和抑鬱。他們顯示出進行輪轉運動可以防止大鼠學習到的無助行爲的證據。 他們認爲運動量可能根本不像簡單運動那麼重要。文章還討論了學習到的無助的神經迴路,5-羥色胺(或5-HT)的作用以及與運動相關的神經適應,這些神經適應可能有助於抵抗壓力的大腦。然而,作者最後得出結論:“然而,這種作用的潛在神經生物學機制仍是未知的。確定運動預防學習無助的機制可以闡明抑鬱症和焦慮症的複雜神經生物學,並有可能導致新的預防策略與壓力有關的情緒障礙”。

認爲事件無法控制的人會出現多種威脅其身心健康的症狀。他們會感到壓力,經常表現出破壞情緒的情緒,表現出被動性或攻擊性,他們也可能難以執行諸如解決問題的認知任務。 他們不太可能改變不健康的行爲方式,例如導致他們忽視飲食,運動和藥物治療。

抑鬱症

異常和認知心理學家發現,抑鬱症症狀與實驗動物的無助感之間存在很強的相關性。

年輕人和中年父母具有悲觀的解釋風格,常常會感到沮喪。他們往往在解決問題和認知重構方面很差,並且在工作場所往往表現出差的工作滿意度和人際關係。 持悲觀態度的人也傾向於削弱免疫系統,不僅增加了對小疾病(例如感冒,發燒)和重大疾病(例如心臟病發作,癌症)的抵抗力,而且恢復能力較差從健康問題。

社會影響

習得性的無助感可能是多種社會情況中的一個因素。

對於那些根深蒂固的人來說,由習得性的無助所導致的社會問題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有多種方法可以減少或預防這種情況。在實驗環境中被誘導時,學習到的無助感隨着時間的流逝而逐漸消失。當人們能夠實現期望的結果時,可以通過增加對先前經歷的認識來使人們免受事件不可控的觀念的影響。 認知療法可以用來向人們表明他們的行爲確實有所作爲並增強了他們的自尊。

認知科學家和可用性工程師唐納德·諾曼(Donald Norman)使用習得的無助感來解釋爲什麼人們在環境中使用簡單對象時遇到困難時會自責。

美國社會學家 哈里森·懷特(Harrison White)在他的《身份與控制》一書中建議,學習到的無助的概念可以從心理學擴展到社會行動領域。當一種文化或政治身份無法實現期望的目標時,就會對集體能力產生感知。

對學習無助的研究是發展增強訊問技術的基礎。在CIA的審訊手冊中,學習到的無助被描述爲“無助”,這可能是由於長時間使用強制性技術而導致的,導致受試者處於“虛弱依賴-恐懼”狀態,“如果過度虛弱依賴於恐懼狀態,但是,被捕者可能陷入防禦冷漠,很難引起他的注意。”

認同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