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尊心 Self-esteem

自尊心 Self-esteem

自尊是一個人對自己的價值的主觀評價。自尊包括對自己的信念(例如,“我不被愛”,“我值得”)以及情緒狀態,例如勝利,絕望,驕傲和羞恥。 Smith and Mackie(2007)通過說“ 自我概念是我們對自我的看法;自尊是對自我的正面或負面評價,就像我們對自我的感覺一樣”。

自尊是一種有吸引力的心理建構,因爲它可以預測某些結果,例如學業成就, 幸福,婚姻和人際關係滿意度,和犯罪行爲。自尊可以應用於特定屬性(例如,“我相信自己是一個好作家,對此我感到滿意”)或在全球範圍內(例如,“我相信自己是一個壞人,並且我感到總的來說對我自己不好”)。心理學家通常將自尊視爲一種持久的人格特徵(特質自尊),儘管也存在正常的短期變化(狀態自尊)。自尊的同義詞或近義詞包括很多東西:自我價值,自我尊重, 自我尊重, 和自我完整性。

自尊的概念起源於18世紀,最早出現在蘇格蘭啓蒙思想家戴維·休 ume(David Hume)的著作中,它表明了這樣一種觀念:重視和認真思考自己很重要,因爲它起着激勵作用。使人們能夠發掘自己的全部潛力。

自尊是一種獨特的心理建構,其起源來自哲學家和心理學家,地質學家,人類學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1892)。詹姆斯(James)識別了自我的多個維度,具有兩個層次的層次:認識的過程(稱爲“我-自我”)和由此產生的關於自我的知識(“我-自我”)。詹姆斯說,關於自我的觀察和由我自身對這些觀察的存儲產生了三種類型的知識,這些知識共同構成了我自身。這些是物質自我,社會自我和精神自我。社會自我最接近自尊,包括他人認可的所有特徵。物質自我包括身體和財產的表徵,以及描述性表徵和關於自我的評價性格的精神自我。這種自尊作爲個人對自己態度的集合的觀點至今仍然存在。

1960年代中期,社會心理學家莫里斯·羅森伯格(Morris Rosenberg)將自尊定義爲一種自我價值感,並開發了羅森伯格自尊量表(RSES),該量表成爲衡量社會科學中自尊的最廣泛量表。 。

在20世紀初期,行爲主義運動將對心理過程,情感和情感的內省性研究最小化,通過對與環境有關的行爲進行實驗,用客觀研究代替了內省。行爲主義將人類視爲需要增強的動物,並建議將心理學作爲與化學或生物學類似的實驗科學。結果,自尊的臨牀試驗被忽略了,因爲行爲主義者認爲這個想法不太適合嚴格測量。 在20世紀中葉,現象學和人本主義心理學的興起引起了人們對自尊的重新興趣。自尊然後在個人自我實現和精神障礙的治療中發揮中心作用。心理學家開始考慮心理治療與自尊心強的人的個人滿意度之間的關係對該領域有用。這導致在自尊概念中引入了新的元素,包括爲什麼人們傾向於覺得自己的價值不高,爲什麼人們灰心喪氣或無法面對挑戰的原因。

1992年,政治學家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將自尊與柏拉圖所稱的胸腺聯繫在一起 – 柏拉圖式靈魂的“ 充滿活力 ”部分。

截至1997年,核心的自我評估方法包括將自尊作爲四個維度之一,其中包括對自己的基本評估以及控制源,神經質和自我效能感。 最初由法官,洛克和達勒姆(1997)審查的核心自我評估的概念 已被證明具有預測工作滿意度和工作績效的能力。 自尊對於自我評估可能至關重要。

公共政策中的自尊

自尊的重要性從1970年代左右開始受到一些政府和非政府組織的認可,因此人們可以說自尊運動。 可以使用此機芯[ 誰使用?]作爲一個有前途的證據例子,心理研究可以對公共政策的形成產生影響。[ 來源請求 ]運動的基本思想是,自卑是爲個人問題的根源,使之成爲社會問題和功能障礙的根源。心理學家納撒尼爾·布蘭登(Nathaniel Branden)是運動的主要人物表示:“ [I]不能想到一個心理問題-從焦慮和沮喪,對親密感或成功的恐懼,對配偶的毆打或對兒童的騷擾-不能追溯到自尊心低下的問題”。:3

自尊被[ 誰相信?)是西方個人主義社會的一種文化現象,因爲在日本等集體主義國家中沒有發現自卑。 由於對自尊心低下和許多假定的負面影響的擔憂,加利福尼亞州議員約翰·瓦斯康切洛斯(John Vasconcellos)於1986年着手在加利福尼亞州成立了自尊,個人和社會責任特別工作組併爲其提供資金。瓦斯康切洛斯認爲,該工作組可以解決該州的許多問題-從犯罪和青少年懷孕到學校成績不佳和污染。他將自尊心的提高與爲疾病注射疫苗的能力相提並論:這可以幫助保護人們免受生活挑戰的困擾。

該工作隊在加利福尼亞的許多縣成立了委員會,併成立了一個學者委員會,以審查有關自尊的現有文獻。該委員會發現自卑感與其承擔的後果之間的聯繫很小,最終表明,自卑並不是所有社會問題的根源,也不像委員會最初想象的那樣重要。但是,總結了文獻綜述的論文作者仍然認爲,自尊是影響主要社會問題的獨立變量。特別工作組於1995年解散,成立了全國自尊理事會,之後又成立了全國自尊協會(NASE),[ 誰?]承擔任務組的任務。Vasconcellos和Jack Canfield是2003年的顧問委員會成員,其大師聯盟的成員包括Anthony Robbins,Bernie Siegel和Gloria Steinem。

許多早期的理論認爲自尊是人類的基本需求或動力。美國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Maslow)將自尊心納入了人類需求的層次結構中。他描述了兩種不同的“自尊”形式:以承認,成功和欽佩的形式尊重他人的需要,以及以自我愛,自信,技巧或才智的形式進行自我尊重的需求。 。人們對他人的尊重比內在的自尊心更脆弱,更容易失去。根據馬斯洛的說法,如果沒有滿足自尊需要,個人將被驅使去尋求自我,無法成長並獲得自我實現。馬斯洛還指出,自尊心最健康的表達“是一種在我們應得的尊重方面得到體現的,而不是名聲,名聲和奉承。” 現代的自尊理論探討了人們激勵人們保持高度重視自己的原因。社會計量學理論認爲,自尊的發展是爲了檢驗一個人在社會羣體中的地位和接受程度。根據恐怖管理理論,自尊起到保護作用,並減少對生死的焦慮。

自尊很重要,因爲它向我們展示了我們如何看待自己的方式和個人價值感。因此,它影響着我們在世界上的行爲方式和與他人的關係。

人本主義心理學的擁護者卡爾·羅傑斯(Carl Rogers,1902-1987年)認爲許多人的問題的根源在於他們鄙視自己,認爲自己一文不值,無法被愛。這就是羅傑斯(Rogers)相信無條件接受客戶的重要性的原因,當這樣做時,可以提高客戶的自尊心。在與客戶的治療中,他無論如何都給予了積極的關注。的確,自那時以來,人文心理學就將自尊的概念作爲每個人的不可剝奪的權利,概括如下:

自尊通常使用自我報告清單進行評估。

羅森伯格自尊量表(RSES)是使用最廣泛的工具之一,是一項10項自尊量表評分,要求參與者通過一系列關於自己的陳述來表明自己的同意水平。另一種替代方法是,庫珀史密斯(Coopersmith)量表在多個主題上使用了50個問題,並詢問主題對象他們對某人的評價是與自己相似還是相異。如果受試者的回答顯示出紮實的自律能力,則量表認爲他們已適當調整。如果這些答案顯示出內在的羞恥感,則認爲他們很容易出現社會偏差。

自尊的隱式量度始於1980年代。這些方法依賴於認知處理的間接方法,這些方法被認爲與內隱的自尊有關,包括“ 姓名信任務”。這些間接措施旨在減少對評估過程的認識。當用於評估內隱的自尊時,心理學家會向參與者展示自我相關的刺激,然後測量一個人識別積極或消極刺激的速度。例如,如果一個婦女受到母親和母親的自我激勵,心理學家將衡量她識別否定詞,邪惡或肯定詞的速度。

人的一生中的經歷是自尊發展的主要來源。在孩子一生的早期,父母會對自尊產生重大影響,可以認爲父母是孩子獲得積極和消極經歷的主要來源。父母的無條件愛可以幫助孩子建立穩定的被照顧和尊重的感覺。隨着孩子的長大,這些感覺會轉化爲對自尊的後來影響。自尊心較高的小學學生傾向於有權威的父母,他們有愛心,支持成人,爲孩子制定了明確的標準,並允許他們在決策中表達意見。

儘管迄今爲止的研究僅報告了溫暖,支持性的父母教養方式(主要是權威性和寬容的)與具有較高自尊心的孩子之間的相關性,但這些教養方式很容易被認爲對自尊發展有一定的因果關係。 有助於健康自尊的童年經歷包括:傾聽,傾聽,有禮貌地接受適當的關注和關愛,認可成就,承認或接受錯誤或失敗。導致自尊心低落的經歷包括受到嚴厲批評,受到身體,性或情感上的虐待,被忽視,被嘲笑或嘲笑,或者一直被認爲是“完美”的。

在學齡期間,學業成就是自尊發展的重要因素。持續取得成功或持續失敗將對學生的個人自尊產生重大影響。社會經歷是自尊的另一個重要因素。當孩子上學時,他們開始理解和認識自己與同學之間的差異。通過社會比較,孩子們評估他們在不同活動中的表現是否優於同班同學。這些比較在塑造孩子的自尊心和影響他們對自己的積極或消極情緒方面起着重要作用。 隨着孩子進入青春期,同伴的影響變得更加重要。青少年根據與親密朋友的關係來評估自己。朋友之間的成功關係對於兒童的高自尊心的發展非常重要。社會認同會帶來自信併產生很高的自尊心,而被同伴和孤獨感所拒絕會帶來自我懷疑併產生低自尊心。

青春期顯示出自尊的增加,而在成年後和中年時期則繼續增加。從中老年到老年期都有下降,無論下降幅度是大還是小。差異的原因可能是由於老年人的健康狀況,認知能力和社會經濟狀況的差異。在自尊發展方面,男女之間沒有發現差異。多個隊列研究表明,由於社會變化(例如教育中的年級通貨膨脹或社交媒體的存在),各代人之間的自尊的壽命軌跡沒有差異。

高水平的掌握,較低的冒險精神和更好的健康狀況是預測較高自尊的方法。在人格方面,情緒穩定,性格外向和盡責的人會具有較高的自尊心。這些預測變量已向我們表明,自尊具有與人格和智力一樣隨時間推移保持穩定的特質。 但是,這並不意味着它不能更改。西班牙裔青少年的自尊心比黑人和白人同齡人低,但到30歲時,其自尊心則略高。 與白人相比,非裔美國人在青春期和成年後的自尊心有明顯提高。但是,在老年時期,他們的自尊心會更快下降。

丟臉

羞恥感可能是那些自尊心低下的人的原因。羞恥感通常是由於社會自我貶值的情況而發生的,例如社會評估的不良表現。不良的表現會導致較高的心理狀態反應,這表明對社會自我的威脅,即社會自尊的減少和羞恥感的增加。這種羞恥感的增加可以通過自我同情幫助。

真實自我,理想自我和恐懼自我

與真實的自我,理想的自我和可怕的自我相關的自我評價發展分爲三個層次。真實,理想和可怕的自我在兒童中以認知水平的順序模式發展。

這種發展帶來了日益複雜和包含道德要求的情況。第3級是個人的自尊心受苦的地方,因爲他們覺得自己沒有實現某些期望。當個人認爲自己正在成爲恐懼的自我時,這種感覺會適度地影響一個人的自尊

自尊心健康的人:

馬斯洛金字塔。

安全與防禦

一個人可以具有很高的自尊心,並可以自信地將其保持在不需要別人保證自己保持積極的自我觀的地方,而具有防禦力的高自尊心的人仍然可以在羅森伯格量表上報告積極的自我評價,因爲所有這些自尊心高的人會這樣做;但是,他們積極的自我看法脆弱且容易受到批評。具有防禦力的自尊心高的人會內在地潛意識中的自我懷疑和不安全感,使他們對收到的任何批評都會做出非常消極的反應。需要這些人不斷提供來自他人的積極反饋,以維持他們的自我價值感。反覆稱讚的必要性可能與對任何質疑個人自我價值的人的自誇,傲慢的行爲,甚至有時甚至是攻擊性和敵對的感覺有關,

《教育心理學雜誌》進行了一項研究,其中使用了383名馬來西亞大學生在五所公立大學中參加工作綜合學習(WIL)計劃的樣本,以測試自尊與其他心理屬性(例如自我效能和自我)之間的關係。信心。結果表明,自尊心與自信心和自我效能感之間存在正相關關係,因爲自尊心較高的學生在大學中的表現要比自尊心較低的學生更好。結論是,高等教育機構和僱主應該強調大學生自尊發展的重要性。

內隱,外顯,自戀和受威脅的自我主義

內隱自尊是指一個人以自發,自動或無意識的方式對自己進行正面或負面評價的傾向。它與顯式的自尊形成鮮明對比,後者需要更加有意識和反思的自我評價。顯性自尊和隱性自尊都是自尊固有的子類型。

自戀是一種人們可能擁有的性格,代表對自己自我的過度愛。它的特點是自我價值觀念的膨脹。羅伯特·拉斯金(Robert Raskin)的40項對或錯測試中的自戀措施得分很高的個人可能會選擇對“如果我統治世界,那會是個好得多的地方”這樣的陳述。自戀和自尊之間只有中等程度的相關性;就是說一個人可以具有很高的自尊心但自戀率低,或者可以是一個自負,令人討厭的人,並且具有很高的自尊心和自戀率。

受威脅的自我主義的特徵是對威脅自戀者自我的批評的迴應。他們經常以敵對和進取的態度做出反應。

自尊心低下可能由多種因素引起,包括遺傳因素,外表或體重,心理健康問題,社會經濟狀況,重要的情感經歷,同伴壓力或欺凌。

自尊心低下的人可能表現出以下一些特徵:

自尊心低落的人傾向於批評自己。在評估自我價值時,有些依賴他人的認可和讚美。其他人可能會根據成功來衡量自己的喜好:其他人會在成功時接受自己,但在失敗時不會接受。

三種狀態

Martin Ross 提出的這種分類將個人的三種狀態與個人的“成就”(勝利,榮譽,美德)和“反成就”(失敗,尷尬,羞恥等)進行了區分。

破碎

個人並不認爲自己是有價值的或可愛的。他們可能會因爲失敗或羞恥而感到不知所措,或者將自己視作自己,因此將其稱爲“反戰”。例如,如果他們認爲超過一定年齡是一種反抗行爲,則用反抗行爲的名稱來定義自己,並說“我老了”。他們表達了諸如憐憫之類的行爲和感覺,侮辱自己,他們可能因悲傷而癱瘓。

脆弱

個人通常具有積極的自我形象。但是,他們的自尊心也容易受到即將到來的反打的風險(例如失敗,尷尬,羞恥,失信)的感知,因此,他們經常感到緊張,經常使用防禦機制。具有脆弱自尊心的人的典型保護機制可能是避免決策。儘管這些人可能在外部表現出極大的自信心,但潛在的現實可能正好相反:表面的自信心表明他們對反抗行爲的恐懼加劇以及自尊的脆弱性。他們還可能試圖怪罪他人,以保護自己的自我形象免受威脅自己的情況。他們可能會採用防禦機制,包括嘗試在比賽和其他比賽中輸球,以通過公開使自己脫離“獲勝的需要”來保護自己的自我形象,並主張他們可能強烈渴望脫離社會接納。由於擔心自己的同伴無法接受,他們通過做出冒險的選擇來做出糟糕的生活選擇。

自尊心強的人具有積極的自我形象和足夠的力量,因此反抗行爲不會壓制他們的自尊。他們較少擔心失敗。這些人顯得謙虛,開朗,這顯示出一定的實力,不要爲壯舉而自誇,也不懼怕反壯舉。 他們有能力竭盡全力實現自己的目標,因爲如果事情出錯,他們的自尊心將不會受到影響。他們之所以能夠承認自己的錯誤,恰恰是因爲他們的自我形象很強,並且這種承認不會損害或影響他們的自我形象。他們的生活更少擔心失去社會聲望,而擁有更多的幸福感和普遍的幸福感。 但是,沒有任何一種自尊是不可摧毀的,[ 需要引用 ],由於生活中的某些情況或情況,人們可能會從這一水平跌落到任何其他自尊狀態。

偶然與非偶然

有條件的(或有條件的)和非條件的(或無條件的)自尊是有區別的。

或有自尊來自外部來源,例如(a)別人所說的(b)一個人的成功或失敗,(c)一個人的能力或(d)關係或然自尊。

因此,偶然的自尊的特徵是不穩定,不可靠和脆弱。缺乏固定的自尊的人“容易不斷追求自我價值”。但是,由於對偶然性自尊的追求是基於獲得認可的,因此註定會失敗。沒有人會不斷得到批准,而不同意往往會引起沮喪。此外,害怕被拒絕會抑制可能導致失敗的活動。

非偶然的自尊被描述爲真實,穩定和紮實。它源於一種信念,即一個人是“在生命本身之前可以接受的,本體論上可以接受的時期”。認爲,一個是“本體論上可以接受的”,是相信一個人的接受程度是“事物的方式是不意外”。在這種信念下,正如神學家保羅·提利希(Paul Tillich)所闡述的那樣,可接受性並非基於人的美德。這是“ 儘管有罪,但不是因爲我們沒有罪 ”的接受。

精神科醫生托馬斯 ·阿里斯(Thomas A Harris)吸引了神學家保羅·提利希(Paul Tillich),他的經典作品《我很好–沒關係,這解決了非偶然性的自尊》。哈里斯用白話“ OK”來翻譯Tillich的“可以接受”,這個詞的意思是“可以接受”。哈里斯說,基督教的信息不是“如果可以,你就可以了”,而是“你被無條件接受”。

一種可靠的非偶然性自尊源於這樣的信念,即一個人在本體論上是可以接受和接受的。

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Maslow)指出,除非他人以及她或他自己從根本上接受,愛護和尊重人的基本核心,否則不可能實現心理健康。自尊可以使人們以更大的自信,仁慈和樂觀面對生活,從而輕鬆實現自己的目標並實現自我。

自尊可能使人們確信自己應該得到幸福。理解這是根本的,並且是普遍有益的,因爲積極的自尊心的發展提高了以尊重,仁慈和善意對待他人的能力,從而有利於建立豐富的人際關係並避免破壞性的人際關係。對於埃裏希·弗洛姆(Erich Fromm),對他人的愛和對自己的愛是不可替代的。相反,在所有有能力愛別人的人中都會發現對自己的愛的態度。自尊可以在工作場所發揮創造力,是教學專業的特別關鍵條件。

約瑟·維森特·博內特(José-VicenteBonet)聲稱,自尊的重要性顯而易見,因爲缺乏自尊並不是失去他人的自尊,而是自我排斥。博內特聲稱這與嚴重抑鬱症相符。 弗洛伊德還聲稱,抑鬱症患者“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削弱,自我的極大貧困…………他失去了自尊心”。

日惹原則,關於國際人權法的文件,解決了對LGBT人民的歧視態度,這種態度使他們的自尊心很低,容易遭受包括販運人口在內的侵犯人權行爲的侵害。 世界衛生組織在2000年出版的“預防自殺 ”中建議,增強學生的自尊心對於保護兒童和青少年免受精神困擾和沮喪,使他們能夠充分應對困難和壓力大的生活狀況非常重要。如何做到這一點以及是否有效尚不清楚。

除了增加幸福感外,較高的自尊心與應對壓力的能力更好以及個人執行困難任務的可能性較高(相對於自尊心較低的人)有關。

相關

從197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許多美國人理所當然地認爲,學生的自尊心是他們在學校所取得的成績,與同齡人的關係以及以後的人生成功的關鍵因素。。在這種假設下,一些美國團體創建了旨在提高學生自尊心的計劃。直到1990年代,有關該主題的研究很少進行同行評審和對照研究。

從那以後進行的同行評審研究並未證實先前的假設。最近的研究表明,誇大學生的自尊心本身並不會對成績產生積極影響。羅伊·鮑邁斯特(Roy Baumeister)已證明,誇大自尊心實際上會降低成績。 涉及自尊和學業成績的關係並不表示高自尊心有助於高學業。這只是意味着,由於社交互動和生活事件的其他變量會影響到這種表現,因此高學業成績可以實現很高的自尊心。

自尊心高與自我報告的幸福感相關性高;這是否是因果關係尚未確定。在個人主義文化中,自尊與生活滿意度之間的關係更強。

另外,自尊與親密關係中的寬恕有關,因爲自尊心高的人比自尊心低的人更寬容。

自尊心強不能阻止孩子吸菸,飲酒,吸毒或進行早教。一個重要的例外是,較高的自尊心會減少女性貪食症的機會。

羅伯特·查韋斯(Robert S.Chavez)和託德·希瑟頓(Todd F.Heatherton)在2014年進行的一項研究中,發現自尊與額竇迴路的連通性有關。額竇途徑將處理自我知識的內側前額葉皮層連接到處理動機和獎賞感的腹側紋狀體。較強的解剖通路與較高的長期自尊相關,而較強的功能連通性與較高的短期自尊相關。

美國心理學家艾伯特·埃利斯(Albert Ellis)在許多場合批評自尊的概念本質上是自欺欺人,並最終具有破壞性。儘管他承認人的天性和自我評價的傾向是天生的,但他卻批評自尊的哲學是不現實的,不合邏輯的,具有自我破壞性和社會破壞性的–弊大於利。在質疑廣義自我力量的基礎和有用性時,他聲稱自尊基於任意的定義前提以及過度概括,完美主義和宏大的思想。他認識到對行爲和特徵進行評級和評估是功能性的,甚至是必要的,他認爲對人類的整體和自我進行評級和評估是不合理和不道德的。根據他的說法,自尊更健康的選擇是無條件的自我接受和無條件的他人接受。 理性情緒行爲療法是一種基於這種方法的心理療法。

錯誤嘗試

對於自尊心較低的人,任何積極的刺激都會暫時提高自尊心。因此,財產,性別,成功或外貌會產生自尊的發展,但這種發展充其量只是短暫的。

這種通過積極刺激提高自尊的嘗試會產生“繁榮或蕭條”的格局。“讚美和積極的反饋”產生了推動作用,但由於缺乏這種反饋而破產。對於一個“自尊是偶然的”的人來說,成功不是“額外的甜蜜”,而是“失敗是額外的苦澀”。

自戀

生活滿意度,幸福感,健康的行爲習慣,感知的效能以及學業上的成功和調整與自尊水平高有關(Harter,1987; Huebner,1991; Lipschitz-Elhawi&Itzhaky,2005; Rumberger 1995; Swenson& Prelow,2005年; Yarcheski和Mahon,1989年)。:270但是,一個普遍的錯誤是認爲愛自己必然等同於自戀,而不是像埃裏克·埃裏克森所說的“自戀後自戀”。 具有健康自尊心的人會無條件地接受和愛自己,承認自己的優點和缺點,儘管如此,儘管如此,他仍然能夠繼續愛自己。

相比之下,在自戀者中,“對自身價值的不確定性導致……一種自我保護的,但通常是完全虛假的宏偉光環” –產生了自戀者或具有很高自我,但缺乏安全感,自尊心……隨着每一次新的社交讚美或拒絕而波動。” :479因此,自戀可以被看作是自尊心從根本上降低的一種症狀,即對自己缺乏愛,但通常伴隨着基於“ 拒絕的防禦機制 ”的“自尊的極大提高” 。通過過度補償。” 他貶低的“對自己的理想化的愛…拒絕了他的部分” –中。相反,自戀者在別人面前強調自己的美德,只是爲了說服自己自己是一個有價值的人,並試圖停止爲自己的過失感到羞恥。不幸的是,這樣的“自我看法過分誇張的人,尤其是不穩定的人,極易受到負面信息的影響,……往往社交能力差。

認同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