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巧克力囊腫“鬥智鬥勇”的幾個月|健康夜話

和巧克力囊腫“鬥智鬥勇”的幾個月|健康夜話

我從外面走進屋裏剛要坐下,一陣潮熱從我的身體中湧起。在涼風陣陣的空調房裏,我的額頭和嘴邊卻滲着汗珠,只好站起來給自己扇扇風緩一緩。這是巧克力囊腫術後,激素治療帶來的小小副作用之一,我已經快要習慣它了。而我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巧克力囊腫的故事,還要從5個多月前的小腹疼痛說起。

第一次發現我右下小腹疼痛的時候,正值大學期末考試周,我爲了複習連續好幾天反覆熬夜、早起、高強度學習。那個月,月經沒有按時來。我以爲只是最近壓力比較大的原因,加上學業實在過於忙碌,就沒有理會它。然而在放假回家後,我小腹的疼痛不僅沒有消失,反而愈發嚴重。可是當時,突如其來的疫情讓我和家人都擔心醫院內的交叉感染,遲疑着沒去醫院。

疼痛開始變得難以忍受。我食完飯小腹會痛,平時想做運動的時候會痛,走路超過二三十分鐘也會痛。我才二十歲,之前從未做過婦科方面的檢查,也完全想不到會得婦科疾病。我在網上盲目搜索,覺得可能是闌尾炎,於是趕緊掛了一個內科的號。

腹部B超的結果出來了,護士姐姐比劃着跟我說,小腹這裏有個東西,懷疑是巧克力囊腫。當時我有些嚇到了,也不知道是什麼病。我被直接轉到婦科診室,醫生向我解釋:巧克力囊腫,又稱“巧囊”,就是卵巢子宮內膜異位症,是異位的子宮內膜在卵巢內生長。內膜隨着月經週期而出血,陳舊的瘀血堆積成的囊腫。因爲囊液呈棕色黏稠狀,就像融化的巧克力,於是就有了這樣一個有意思的名字。

“你的囊腫已經很大了。”醫生一邊說,一邊伸出他握緊的拳頭比劃了一下。我仍然一頭霧水,並不理解它的嚴重性。直到醫生開始說“你這要儘快安排手術”,並飛快地給我寫入院檢查的單子,我纔開始感到慌張甚至是手足無措。

但是由於疫情的原因,各大醫院對收治病人非常謹慎,於是我需要先等等。在這等待的兩個月裏,我在網絡上搜索和“巧克力囊腫”相關的資料。當時的心情煎熬、恐慌又迷茫。看到很多病友的年齡都比我大許多,我更是懷疑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在大量的瞭解之後,我慢慢了解到“巧囊”其實是一個比較常見的婦科疾病,年輕女性易得,而且大多數是良性病變,雖然容易復發,但是也完全可以通過手術切除和利用藥物控制。漸漸地,我心裏有了底。

兩個月後再次複查的時候,醫生髮現囊腫又長大了,加上隨時可能來月經,情況比較棘手,需要馬上手術,否則囊腫會有破裂的風險。但幸運眷顧了我,讓我在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遇到了可靠又溫柔的醫生和護士們。疫情期間,核酸檢測名額都非常有限。爲了能讓我儘快入院,院方積極與各方進行溝通,反覆提到我年紀尚小,囊腫已經很大等問題,盡全力爲我爭取到一個當天的核酸檢測名額,又給我安排了週五早上的第一臺手術,就是爲了儘快能把折磨人的囊腫切掉。

入院後等待手術的兩天裏,我既緊張又孤單。我是第一次住院做手術,對住院沒有一點概念,又因爲疫情,家人不能進來陪護。我只能一個人對着醫院發的小卡片上的指引進行準備,食流食、喝瀉藥……手術前一天晚上,我緊張到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我走進手術室,躺下,身邊佈滿了儀器,從天花板到地上,沒有一個是我認識的。我就好像躺在一個巨大的“變形金剛”的懷裏一樣,似乎插上電它們就會活過來。當聽到護士姐姐們日常的工作交流,我漸漸平靜下來。聽說,我的主刀醫生韓醫生是出了名的“快手”,事實也是如此,大約兩個小時之後,我就被推了出來,迷迷糊糊地感覺回到了病房。

至此我已經度過了最難的“手術關”。雖然術後幾天爲了防止內臟粘連還要接受身體要充入氣體的痛苦治療,但好在我已經能夠自己站起來,能夠排氣。被醫生告知“可以食雲吞麪了”的時候,我有一種“我贏了”的自豪感。

後來我才知道,從我身體裏取出來的囊腫直徑約有十公分,排出的囊液足有380毫升,幾乎就是一小瓶的礦泉水那麼多了!後續的激素治療也帶來了短暫發胖、間歇性潮熱等副作用。但我在整個診療過程中始終保持了樂觀和理智,還有醫生護士真誠的幫助,一個原來對“巧囊”完全沒有概念的年輕女孩,最終度過了難關,我覺得自己真棒!

想起和巧囊“鬥智鬥勇”的幾個月,可以說有幾分恐慌、幾分無助,但又有幾分新奇和感慨。我覺得,很多時候我們對疾病的恐慌都來自於無知。

“巧克力囊腫”是一個比較多發的婦科疾病,很多患者可能出於各種各樣的顧慮並不願意把自己的經歷分享出來,身邊知道它的人也很少,也讓我在剛確診的時候幾乎像無頭蒼蠅一樣,四處尋覓信息。我希望我的一些經歷和感受,可以在未來幫助一些同樣年輕、同樣患上“巧囊”但對它不甚瞭解的女性,讓她們在面對這個疾病,以及各種各樣的其他婦科疾病的時候,少一些惶恐和不安,多一些勇敢和理智,能夠積極地去檢查和治療,而永遠不必感到羞恥或自卑。

作者:華李秋晗

口述:曉月

策劃:譚嘉 餘運西

主播:欒兆琳

投稿郵箱:yedujkzg@126.com

認同請分享: